俞敏洪谈马云刮骨疗毒: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

来源: 阿里商学院管理员 作者: admin 时间:2011-03-25 00:00:00 浏览次数:251
【中国企业家网】(记者 李聪)“你知道吗?从1月号到现在,我已经读了30本书,书目很杂,什么都有,最近在读《巨流河》。”但俞敏洪对自己依然不够满意,“我还在背《老子》,但事情太多,现在还没背完。”
 
扔掉总裁“帽子”,退居幕后的俞敏洪一点没闲着,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表示,自己退的挺好,终于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不仅在读书,还在关注教育制度,关注民企发展,甚至进行了再创业。
 
面对最近的阿里巴巴“诚信危机”,全国地产限购令以及即将到来的两会热点,俞敏洪向《中国企业家》表达了自己的独特看法,还首次对外披露了自己“二次创业”的细节。
 
谈价值观:如果我是马云,也会这么做
 
近日,阿里巴巴爆发“诚信危机”,2010年1107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CEO卫哲及COO李旭晖引咎辞职,危机演变为“高管危机”。
 
“价值观绝对是企业的生命线。”俞敏洪如此评价道,“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很正,但整个中国的诚信体系出了问题。阿里巴巴某部分客户群体出现问题,而平台监控出现漏洞,才会爆发这样的危机。”俞敏洪称自己并无法知晓到底是如何导致这样情况的出现,但绝不是管理人员故意为之,因其“已经拥有十几万的客户,实在没有欺诈的必要。”
 
俞敏洪对马云“中国缺的是有诚信的,有社会责任的公司”的话十分认同,“所以马云进行自我批评,希望把阿里巴巴做到进一步诚信化,我认为这是真心话。”
 
俞敏洪甚至谈到了三聚氰胺事件,他认为,所有这些都不是企业家本身诚信出了问题,而是社会整体诚信体系、行业诚信体系,以及管理曲线导致的,“这不应该全部归咎在牛根生身上。”
 
但马云的“刮骨疗毒”是否有必要?还未等记者阐述完,俞敏洪不假思索的表示,如果是自己,他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只是处理销售人员,怎么能够对事情有交代?公众也不会认可。”
 
“这就像是一个国家一样,不可能避免公民犯罪,重要的是犯罪后如何惩罚,而马云做的很厉害。”俞敏洪称。
作为一直关注中国企业经营环境的企业家,俞敏洪坦言,民营企业家最缺乏的是内心的“指南针”,即价值观和社会责任。“能不能在整个体系都缺乏诚信,都以赚钱为最主要目标的时代,坚持把责任和价值放在第一位?能做到的企业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很多。但很多人在金钱面前都会屈服,还会存在侥幸心理。”
 
谈限购令:必然落后于时代
 
截至2月22日,全国共有包括京沪广在内的17城市和1个省,根据“国八条”的内容出台了楼市限购措施。这是继北京推出“摇号购车”之后的又一限购政策,且范围波及全国。对此俞敏洪评价,任何限制性政策都和流动型大趋势相反,结果必然是落后于时代。
 
“现代社会是流动的社会,任何地方应该允许人流动。适当的规范是必要的,但应基于允许人流动的规范,而不是限制。”在俞敏洪看来,眼下的政策或许会在局部显示效果,但长久来看会影响城市的活力。
 
而对于北京的限购令,俞敏洪称北京楼市有三大特点:每个房子都有主人;空置率极高;没有任何人担心空置率。“除非经济出现特殊困境,不然房子不会急于出手,影响价格的是对未来的预期。”俞敏洪称,民间智慧无穷,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此最好的情况就是没有这种政策。
 
谈两会:应恢复全国统考
 
三月全国两会临近,作为一位政协委员,俞敏洪对记者表示,具体的提案还没有想好,但会在教育领域内提出。“最近比较关注全国农民工以及非农民工的子女高考问题。一大批异地读书的孩子已经到了高考的年纪,初中小学可以解决,但高中必须回到属地。”俞敏洪说,新东方在北京的员工,近半都是外地户口,子女高考成了难题。
 
“一种缓解的方式就是家长送孩子直接出国,避免高考,这导致新东方生意好得不得了。”调侃之下,难掩俞敏洪的忧虑,“我一直在呼吁恢复全国统考,为什么不行?”
 
“方向不对,大坝再高,水也会漫过它。”在俞敏洪看来,这都是地方分局以及利益驱动在作怪。虽然已经尽量退出日常决策,校长出身的俞敏洪,还是在新东方和教育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虽然很累,但还是要做,(新东方的)背后承载了几百万人的期望。”
 
再创业:做创业“孵化器”
 
最近,俞敏洪再次成为创始人,但主角不是新东方。他创立了另外一个品牌——慧致天诚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旨在为中国企业提供系统化、专业化服务的管理咨询与培训领域。
 
该公司所有的资金都来源于俞敏洪的腰包,“这个成本风险我不会让上市公司承担”。实际上,俞敏洪也没打算让新东方承担。因为俞敏洪并没着急去盈利,他笑言,如果公司能收支平衡,自己就很满足了。
 
俞敏洪携手以马云、李开复、朱新礼等明星企业家组成的专家顾问委员会一起,为民营企业家助力,让更多中国企业家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要做有内涵的培训公司,它区别于MBA以及毫无成功经验的‘江湖’培训。”俞敏洪称,他还考虑将有创业激情的人纳入培训范围,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做一个“孵化器”。
 
这一模式和创新工场的模式类似,俞敏洪称,肯定会和李开复合作,“但他限制在高科技领域,我希望扩展到其他领域,当然房地产不会涉及。”
 
“如果你在中国想到出国培育,学生立志教育,第一个想到新东方。而未来,在引领中国民营企业家道路上的成长,包括发展他们的动力和理想价值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慧致天诚,我们觉得这个使命就完成了。”俞敏洪脸上没有丝毫的疲惫,他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如果对中国社会发展和个人产生正面影响力,他的人生目标就实现了。

分享到:
马董动态

俞敏洪谈马云刮骨疗毒: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

· 2011-03-25

【中国企业家网】(记者 李聪)“你知道吗?从1月号到现在,我已经读了30本书,书目很杂,什么都有,最近在读《巨流河》。”但俞敏洪对自己依然不够满意,“我还在背《老子》,但事情太多,现在还没背完。”
 
扔掉总裁“帽子”,退居幕后的俞敏洪一点没闲着,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表示,自己退的挺好,终于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不仅在读书,还在关注教育制度,关注民企发展,甚至进行了再创业。
 
面对最近的阿里巴巴“诚信危机”,全国地产限购令以及即将到来的两会热点,俞敏洪向《中国企业家》表达了自己的独特看法,还首次对外披露了自己“二次创业”的细节。
 
谈价值观:如果我是马云,也会这么做
 
近日,阿里巴巴爆发“诚信危机”,2010年1107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CEO卫哲及COO李旭晖引咎辞职,危机演变为“高管危机”。
 
“价值观绝对是企业的生命线。”俞敏洪如此评价道,“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很正,但整个中国的诚信体系出了问题。阿里巴巴某部分客户群体出现问题,而平台监控出现漏洞,才会爆发这样的危机。”俞敏洪称自己并无法知晓到底是如何导致这样情况的出现,但绝不是管理人员故意为之,因其“已经拥有十几万的客户,实在没有欺诈的必要。”
 
俞敏洪对马云“中国缺的是有诚信的,有社会责任的公司”的话十分认同,“所以马云进行自我批评,希望把阿里巴巴做到进一步诚信化,我认为这是真心话。”
 
俞敏洪甚至谈到了三聚氰胺事件,他认为,所有这些都不是企业家本身诚信出了问题,而是社会整体诚信体系、行业诚信体系,以及管理曲线导致的,“这不应该全部归咎在牛根生身上。”
 
但马云的“刮骨疗毒”是否有必要?还未等记者阐述完,俞敏洪不假思索的表示,如果是自己,他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只是处理销售人员,怎么能够对事情有交代?公众也不会认可。”
 
“这就像是一个国家一样,不可能避免公民犯罪,重要的是犯罪后如何惩罚,而马云做的很厉害。”俞敏洪称。
作为一直关注中国企业经营环境的企业家,俞敏洪坦言,民营企业家最缺乏的是内心的“指南针”,即价值观和社会责任。“能不能在整个体系都缺乏诚信,都以赚钱为最主要目标的时代,坚持把责任和价值放在第一位?能做到的企业成功的可能性就大很多。但很多人在金钱面前都会屈服,还会存在侥幸心理。”
 
谈限购令:必然落后于时代
 
截至2月22日,全国共有包括京沪广在内的17城市和1个省,根据“国八条”的内容出台了楼市限购措施。这是继北京推出“摇号购车”之后的又一限购政策,且范围波及全国。对此俞敏洪评价,任何限制性政策都和流动型大趋势相反,结果必然是落后于时代。
 
“现代社会是流动的社会,任何地方应该允许人流动。适当的规范是必要的,但应基于允许人流动的规范,而不是限制。”在俞敏洪看来,眼下的政策或许会在局部显示效果,但长久来看会影响城市的活力。
 
而对于北京的限购令,俞敏洪称北京楼市有三大特点:每个房子都有主人;空置率极高;没有任何人担心空置率。“除非经济出现特殊困境,不然房子不会急于出手,影响价格的是对未来的预期。”俞敏洪称,民间智慧无穷,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因此最好的情况就是没有这种政策。
 
谈两会:应恢复全国统考
 
三月全国两会临近,作为一位政协委员,俞敏洪对记者表示,具体的提案还没有想好,但会在教育领域内提出。“最近比较关注全国农民工以及非农民工的子女高考问题。一大批异地读书的孩子已经到了高考的年纪,初中小学可以解决,但高中必须回到属地。”俞敏洪说,新东方在北京的员工,近半都是外地户口,子女高考成了难题。
 
“一种缓解的方式就是家长送孩子直接出国,避免高考,这导致新东方生意好得不得了。”调侃之下,难掩俞敏洪的忧虑,“我一直在呼吁恢复全国统考,为什么不行?”
 
“方向不对,大坝再高,水也会漫过它。”在俞敏洪看来,这都是地方分局以及利益驱动在作怪。虽然已经尽量退出日常决策,校长出身的俞敏洪,还是在新东方和教育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虽然很累,但还是要做,(新东方的)背后承载了几百万人的期望。”
 
再创业:做创业“孵化器”
 
最近,俞敏洪再次成为创始人,但主角不是新东方。他创立了另外一个品牌——慧致天诚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旨在为中国企业提供系统化、专业化服务的管理咨询与培训领域。
 
该公司所有的资金都来源于俞敏洪的腰包,“这个成本风险我不会让上市公司承担”。实际上,俞敏洪也没打算让新东方承担。因为俞敏洪并没着急去盈利,他笑言,如果公司能收支平衡,自己就很满足了。
 
俞敏洪携手以马云、李开复、朱新礼等明星企业家组成的专家顾问委员会一起,为民营企业家助力,让更多中国企业家实现自己的梦想。
 
“我要做有内涵的培训公司,它区别于MBA以及毫无成功经验的‘江湖’培训。”俞敏洪称,他还考虑将有创业激情的人纳入培训范围,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做一个“孵化器”。
 
这一模式和创新工场的模式类似,俞敏洪称,肯定会和李开复合作,“但他限制在高科技领域,我希望扩展到其他领域,当然房地产不会涉及。”
 
“如果你在中国想到出国培育,学生立志教育,第一个想到新东方。而未来,在引领中国民营企业家道路上的成长,包括发展他们的动力和理想价值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慧致天诚,我们觉得这个使命就完成了。”俞敏洪脸上没有丝毫的疲惫,他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如果对中国社会发展和个人产生正面影响力,他的人生目标就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