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集团信用建设的亮点与伦理启示

来源: 阿里商业评论 作者: 陈寿灿 时间:2014-09-28 09:52:44 浏览次数: 10

1、阿里巴巴在诚信建设方面的亮点

阿里巴巴集团在诚信建设方面的亮点做法主要体现在:

一、典型的现实化媒介空间——平台建设

这个平台最主要的是:

1.阿里巴巴的B2B(企业对企业)交易平台;

2.淘宝、天猫的B2C与C2C(企业对个人、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平台;

3.第三方中间担保的支付平台,即支付宝。由于这些平台具有典型的媒介空间现实化特点,因此,在这些平台上的诚信建设都具有极强的现实参考价值。

二、网络征信的示范性工程——阿里小贷

阿里小贷是基于用户信用的小额贷款体系,但由于它完全基于用户个人的信用指数,因此,阿里小贷完全可以看成是中国未来社会征信建设的一个典范。很有必要加强对这一体系的更深入研究,既有必要研究其成功的方面,以便于推广;其中存在或面临的问题也可能是未来中国征信建设实践中所要面临的问题,尤其值得关注与研究。

三、诚信大数据建设

阿里云计算与套数计算在自觉与不自觉间积淀了社会诚信建设中所必需的基础数据,既有个人信用指数方面的数据,也有各种问题的呈现方式、解决途径等方面的数据。

、社会治理方面的社会合作

在十余年的发展中,阿里巴巴既在交易的有效范围里坚持抵制不诚信行为并进行有效打击,同时,还与政府机构与其他企业进行相关合作,推进诚信指数的应用与反诚信行为,其中与百合网与江苏睢宁县的合作是诚信指数应用的典型范例。但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合作规模与阿里巴巴集团的规模应有不匹配之处,建议加大诚信指数的开放性合作(阿里巴巴自身对这些数据有保密性与独享性要求,故其合作只可能是有限的)。阿里巴巴与工商、公安等机构的合作有效推进了社会诚信建设,值得肯定。

五、阿里巴巴集团自身对社会诚信的研究

从阿里的实践看,阿里巴巴集团十余年来一直坚持对网络交易的诚信建设理论研究,值得肯定。但这种研究更多地在技术层面展开,这对社会诚信的研究更具实践借鉴意义。当然现有研究缺乏宽厚理论支持的缺失,有必要在相应的理论支撑方面有所加强。

2、阿里巴巴在诚信体系建设的伦理启示

阿里巴巴集团的做法对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具有启示意义,这表现于:

其一,阿里巴巴集团的成功表明:网络空间或媒介空间可能成为社会诚信建设的极重要平台或通道。在媒介空间的理解与把握中,很多人仍然将网络空间解读为“虚拟空间”。但事实上,这种观点已经过时。随着web2.0乃至web3.0技术及移动终端技术的不断创进,在大数据平台的支持下,媒介越来越深入地介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行为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乃至整个社会的文化方式与社会治理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社会已经可以称之为一个媒介化的社会。在这里,“媒介化社会”所强调的是:媒介空间,包括网络空间不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而是一个与现实生活空间高度趋同的生活空间。在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中,虽然人们是在网络空间中进行各种交易,但这种交易中的参与者大多不是以虚拟的影子身份参与社会交易或互动,每个ID都可以对应于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真实的个体;每一次失败的交易也都可以在成功地追责于现实中的个人。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成功当然要归功阿里巴巴集团的卓越工作,但是,另一方面,这种态势本身也恰恰反映了媒介空间与现实生活空间的高度一致性。倘若,媒介空间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我们就无法实现这种交易追责。阿里小贷的上线则更加说明了这一点,如果网络空间还是一个虚拟空间的话,阿里巴巴集团的所有放贷无疑都将血本无归。

当网络空间或媒介空间成长为一个与现实生活空间高度趋同的生活空间时,社会治理的许多问题就势必在媒介空间中展开,并从中获得相应的思路与方法借鉴,社会诚信建设亦然。

其二,在未来的社会诚信建设中,银行的职能转换势在必行。在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商交易中,阿里自身既是一个中介平台,又为交易各方提供信用担保;正是阿里巴巴集团所提供的这种信用担保,才使得其集团旗下的各种电子商务迅速发展。这里的积极启示意义在于:在未来的社会诚信建设,我们当然仍期望阿里巴巴集团能有积极的作为,但在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中,其作为毕竟是有限的。于是,我们不得不将眼光转向现实中最重要的金融平台――银行。只是,大家都知道,目前的银行若要在社会诚信建设中有所作为的话,职能转换势在必行。如何促进银行职能转换,使其成长理想的信用中介而不是简单的金融中介,是未来中国社会诚信建设中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曾经在多个场合也表达过要促成银行改变的意思:在我所理解的意义上,这种表达不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挑战,我们更应该把这种表达理解为一种对未来的方向的把握,其中所体现的是睿智与勇气。

其三,社会征信是未来中国社会信用建设的一个极重要方面,阿里巴巴集团的“阿里小贷”在征信方面做了卓越的示范性工作。虽然,在目前阶段,阿里小贷这一征信系统更多地只是针对阿里客户,且更多地局限于网络。但在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中,我们或许能发掘出阿里巴巴集团之作为对于社会征信建设的重要启示:阿里巴巴的云计算、大数据平台是其征信的重要基础。我想能有信心推出阿里小贷,大数据平台所提供的参与者的信用现状分析无疑是极为重要的。由此,我们可以推断: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平台以及类似的大数据平台其实是一个极具价值的资源(大数据平台建设应上升到国家资源战略的高度来认识)。从社会征信的角度看,大数据平台基本能成为呈现当前社会信用现状的窗口,在对这些数据的分析中,我们应该基本能够有效地把握当代中国社会信用中所存在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呈现的方式,结合更深入的相关综合分析,我们或许还能得出一些更有价值的结论:如在什么时候、在何种程度或规模上推进社会征信建设、改革,等等。因此,在社会征信及更广义的社会信用建设中,加强对大数据平台资源的整合与研究是极有必要。同样,我们也有必要进一步深入研究阿里小贷这一具有示范价值的社会征信体系的支持与研究。首先,阿里小贷无疑一个具有典范意义的社会征信体系建设的案例,极具理论价值;其次,可以在对阿里小贷在其实践中所遭遇问题的系统分析中,有效考察社会征信建设所可能面对的问题,并提前提出应对之策。

其四,加强相关基础理论研究是必要的。作为一个基础理论研究工作者,个人的看法是,对目前阿里巴巴集团的关注不应停留在技术或政策层面,而应在基础理论方面作相应的拓展:一方面,相关基础研究能为阿里巴巴集团及其他类似的公司提供相应的理论支持;另一方面,相关基础研究也能确保政策的方向性与有效性。其实阿里巴巴在诚信体系建设的实践中已经涉及到信用伦理建设的许多基本理论,信用既是一种严格的道义伦理要求,也是一种需要社会制度提供的普遍法制保障的社会伦理规范,甚至也是社会制度伦理的重要向度之一及公民道德建设的内容。马云曾经讲到,开发大数据平台建设是为未来而做的,也许十年以后会有很大价值,是有利可图的,这不是阿里人高尚。阿里巴巴的操作不是按道德层面而为之,但是要唤醒沉睡在国人心里的诚信。其实,为了利益但有精神引领与价值导向,这便是经济伦理,也是阿里人的道德生活体现。阿里巴巴是以自己的行动在传承商业伦理的根本,这就是以义养利,以义和利,追求义利统一。诚信具有个人美德伦理和社会规范伦理的双重特性。诚信创造财富,更是创造美好生活。因为,有道德的生活便是美好的生活。

分享到:
学院动态

阿里巴巴集团信用建设的亮点与伦理启示

· 2014-09-28

1、阿里巴巴在诚信建设方面的亮点

阿里巴巴集团在诚信建设方面的亮点做法主要体现在:

一、典型的现实化媒介空间——平台建设

这个平台最主要的是:

1.阿里巴巴的B2B(企业对企业)交易平台;

2.淘宝、天猫的B2C与C2C(企业对个人、个人对个人)的交易平台;

3.第三方中间担保的支付平台,即支付宝。由于这些平台具有典型的媒介空间现实化特点,因此,在这些平台上的诚信建设都具有极强的现实参考价值。

二、网络征信的示范性工程——阿里小贷

阿里小贷是基于用户信用的小额贷款体系,但由于它完全基于用户个人的信用指数,因此,阿里小贷完全可以看成是中国未来社会征信建设的一个典范。很有必要加强对这一体系的更深入研究,既有必要研究其成功的方面,以便于推广;其中存在或面临的问题也可能是未来中国征信建设实践中所要面临的问题,尤其值得关注与研究。

三、诚信大数据建设

阿里云计算与套数计算在自觉与不自觉间积淀了社会诚信建设中所必需的基础数据,既有个人信用指数方面的数据,也有各种问题的呈现方式、解决途径等方面的数据。

、社会治理方面的社会合作

在十余年的发展中,阿里巴巴既在交易的有效范围里坚持抵制不诚信行为并进行有效打击,同时,还与政府机构与其他企业进行相关合作,推进诚信指数的应用与反诚信行为,其中与百合网与江苏睢宁县的合作是诚信指数应用的典型范例。但在某种意义上,这种合作规模与阿里巴巴集团的规模应有不匹配之处,建议加大诚信指数的开放性合作(阿里巴巴自身对这些数据有保密性与独享性要求,故其合作只可能是有限的)。阿里巴巴与工商、公安等机构的合作有效推进了社会诚信建设,值得肯定。

五、阿里巴巴集团自身对社会诚信的研究

从阿里的实践看,阿里巴巴集团十余年来一直坚持对网络交易的诚信建设理论研究,值得肯定。但这种研究更多地在技术层面展开,这对社会诚信的研究更具实践借鉴意义。当然现有研究缺乏宽厚理论支持的缺失,有必要在相应的理论支撑方面有所加强。

2、阿里巴巴在诚信体系建设的伦理启示

阿里巴巴集团的做法对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具有启示意义,这表现于:

其一,阿里巴巴集团的成功表明:网络空间或媒介空间可能成为社会诚信建设的极重要平台或通道。在媒介空间的理解与把握中,很多人仍然将网络空间解读为“虚拟空间”。但事实上,这种观点已经过时。随着web2.0乃至web3.0技术及移动终端技术的不断创进,在大数据平台的支持下,媒介越来越深入地介入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行为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乃至整个社会的文化方式与社会治理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社会已经可以称之为一个媒介化的社会。在这里,“媒介化社会”所强调的是:媒介空间,包括网络空间不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而是一个与现实生活空间高度趋同的生活空间。在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中,虽然人们是在网络空间中进行各种交易,但这种交易中的参与者大多不是以虚拟的影子身份参与社会交易或互动,每个ID都可以对应于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真实的个体;每一次失败的交易也都可以在成功地追责于现实中的个人。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成功当然要归功阿里巴巴集团的卓越工作,但是,另一方面,这种态势本身也恰恰反映了媒介空间与现实生活空间的高度一致性。倘若,媒介空间仍是一个虚拟的空间,我们就无法实现这种交易追责。阿里小贷的上线则更加说明了这一点,如果网络空间还是一个虚拟空间的话,阿里巴巴集团的所有放贷无疑都将血本无归。

当网络空间或媒介空间成长为一个与现实生活空间高度趋同的生活空间时,社会治理的许多问题就势必在媒介空间中展开,并从中获得相应的思路与方法借鉴,社会诚信建设亦然。

其二,在未来的社会诚信建设中,银行的职能转换势在必行。在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商交易中,阿里自身既是一个中介平台,又为交易各方提供信用担保;正是阿里巴巴集团所提供的这种信用担保,才使得其集团旗下的各种电子商务迅速发展。这里的积极启示意义在于:在未来的社会诚信建设,我们当然仍期望阿里巴巴集团能有积极的作为,但在整个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中,其作为毕竟是有限的。于是,我们不得不将眼光转向现实中最重要的金融平台――银行。只是,大家都知道,目前的银行若要在社会诚信建设中有所作为的话,职能转换势在必行。如何促进银行职能转换,使其成长理想的信用中介而不是简单的金融中介,是未来中国社会诚信建设中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曾经在多个场合也表达过要促成银行改变的意思:在我所理解的意义上,这种表达不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挑战,我们更应该把这种表达理解为一种对未来的方向的把握,其中所体现的是睿智与勇气。

其三,社会征信是未来中国社会信用建设的一个极重要方面,阿里巴巴集团的“阿里小贷”在征信方面做了卓越的示范性工作。虽然,在目前阶段,阿里小贷这一征信系统更多地只是针对阿里客户,且更多地局限于网络。但在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中,我们或许能发掘出阿里巴巴集团之作为对于社会征信建设的重要启示:阿里巴巴的云计算、大数据平台是其征信的重要基础。我想能有信心推出阿里小贷,大数据平台所提供的参与者的信用现状分析无疑是极为重要的。由此,我们可以推断: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平台以及类似的大数据平台其实是一个极具价值的资源(大数据平台建设应上升到国家资源战略的高度来认识)。从社会征信的角度看,大数据平台基本能成为呈现当前社会信用现状的窗口,在对这些数据的分析中,我们应该基本能够有效地把握当代中国社会信用中所存在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呈现的方式,结合更深入的相关综合分析,我们或许还能得出一些更有价值的结论:如在什么时候、在何种程度或规模上推进社会征信建设、改革,等等。因此,在社会征信及更广义的社会信用建设中,加强对大数据平台资源的整合与研究是极有必要。同样,我们也有必要进一步深入研究阿里小贷这一具有示范价值的社会征信体系的支持与研究。首先,阿里小贷无疑一个具有典范意义的社会征信体系建设的案例,极具理论价值;其次,可以在对阿里小贷在其实践中所遭遇问题的系统分析中,有效考察社会征信建设所可能面对的问题,并提前提出应对之策。

其四,加强相关基础理论研究是必要的。作为一个基础理论研究工作者,个人的看法是,对目前阿里巴巴集团的关注不应停留在技术或政策层面,而应在基础理论方面作相应的拓展:一方面,相关基础研究能为阿里巴巴集团及其他类似的公司提供相应的理论支持;另一方面,相关基础研究也能确保政策的方向性与有效性。其实阿里巴巴在诚信体系建设的实践中已经涉及到信用伦理建设的许多基本理论,信用既是一种严格的道义伦理要求,也是一种需要社会制度提供的普遍法制保障的社会伦理规范,甚至也是社会制度伦理的重要向度之一及公民道德建设的内容。马云曾经讲到,开发大数据平台建设是为未来而做的,也许十年以后会有很大价值,是有利可图的,这不是阿里人高尚。阿里巴巴的操作不是按道德层面而为之,但是要唤醒沉睡在国人心里的诚信。其实,为了利益但有精神引领与价值导向,这便是经济伦理,也是阿里人的道德生活体现。阿里巴巴是以自己的行动在传承商业伦理的根本,这就是以义养利,以义和利,追求义利统一。诚信具有个人美德伦理和社会规范伦理的双重特性。诚信创造财富,更是创造美好生活。因为,有道德的生活便是美好的生活。